江西上饶:从“叶兴水之死”看上饶依法行政状态

作者:admin  | 时间:2019-10-11 14:33:40

近日,一篇《江西上饶县:环保公安打死叶兴水一案须依法处理》的文章在媒体和朋友圈广泛传播,文章主要讲述叶正春和叶正荣哥俩实名举报江西省上饶市上饶县公安局环侦大队大队长郑有群等四人活活将他们老父亲叶兴水打死,之后各级部门相互包庇,至今毫无进展的恶性案件。

文章内容详实,逻辑清晰,证据充足,加之他们实名举报,尤其是在文章的结尾处注明“以上内容,完全真实,如有虚假,我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更加证实了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和客观性。

\

在殴打我父亲之后,将我父亲抬进车内拉走

事实证明:江西上饶县依法行政的状况已经恶劣无以复加的程度!

第一、从公安局执法程序上来说:上饶县公安局环侦大队大队长郑有群等四人作为执法人员到叶兴水的企业干什么?如果是公务,有没有经过上饶县环保局的批准?有没有经过公安局的批准?作为公安局的环保执法人员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是否需要佩戴警示标识?是不是需要携带执法仪?是不是需要开警车?协警有没有执法权?

通过现场视频、照片、以及证人证言,可以清楚的得知:上饶县公安局环侦大队大队长郑有群等四人前往叶兴水的企业是没有任何的警示标志的,属于严重违法行为。

第二、郑有群等四人达到企业之后,询问老板是否在,并且要求叶兴水交出企业账本,作为环保公安,其工作的内容是什么?也就是说去企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环保问题,为什么要账本?这种要求是否合理合法?为什么在叶兴水拒绝交出账本之后对其进行殴打,并致其死亡?当然,我们不能断定郑有群等人存在故意杀人的动机,起码是过失致人死亡,这一点毫无疑问,并且是执法犯法的前提下过失致人死亡,也没有任何争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就本案来说,很显然郑有群等四人属于执法犯法,并且在68岁老人没有能力对四位执法人员构成威胁的情况下,将叶兴水掐死,属于情节较重范围。

这仅仅是开始,更多的违法行为却在后面。

第三、从案件发生后各部门的态度更是在违法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案发当天下午,按照风俗习惯,叶兴水的儿子将叶兴水的尸体拉回家,就在拉回家的过程中,上饶县政法委副书记周成龙带领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将尸体抢走,并告知家属要进行尸检后再进行讨论。

\

政法委带领近百名警察抢劫我父亲的尸体

2019年7月20日,江西省上饶市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尸检结果:被鉴定人叶兴水生前处于慢性左心功能不全状态,在外力的作用下,诱发急性心力衰竭猝死。

7月26号下午3点,根据上饶县政法委通知的通知,在上饶县信访局2楼会议室举行第一次正式会谈,参加本次会议的有上饶县政法委副书记周成龙、公安局政委、司法局副局长、茶亭镇镇政府领导、派出所所长、白沙村村主任谢春荣以及叶兴水的家属代表和律师总计二十余人。

从阵容上来看,主要司法部门均参与其中,很显然这是一次精心准备的会议。会议首先对鉴定的结果进行确认,其次赔偿的性质进行明确,但是对案件的性质却只字未提。

在律师强调郑有群等四人属于执法犯法的详细证据的时候,周成龙书记说:“别说了,这些都不重要了,咱们抛开刑事问题,把刑事问题先放一边,就谈赔偿问题。”

最终,政法委副书记周成龙将案件定性为意外死亡并且按照民事赔偿。

在场的司法局、公安局均为提出异议。

问题就在这里,首先什么是意外死亡?所谓的意外死亡指因无法预料的原因、不是出于故意或过失的事件或行为所造成的死亡,

意外死亡的根本是“意外”,而"意外"是指没有预见到实施的行为在一般情况下会导致死亡;"非故意"是指不以结束他人或自己的生命为目的。

而郑有群等四人在殴打和掐住叶兴水的脖子的时候,作为公安人员应该而且必须知道他们的行为可能会造成叶兴水死亡,这不因个人意愿而转移的,与主观上杀人是两码事。因此不可能构成意外死亡。

另外就是民事赔偿问题,所谓的民事赔偿是由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侵权引起的民事责任。其中有两点:第一是平等主体之间;其次是因侵权行为导致的民事纠纷。作为警察身份的郑有群与作为个人的叶兴水之间显然不是平等之间的主体行为。其中法律明确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工作期间实施的侵权行为不属于民事侵权,由此产生的责任不属于民事赔偿责任,属于国家赔偿的范畴。

因此,用民事赔偿的方法处理此事完全是无稽之谈。

最为关键的是:在律师关于郑有群等四人执法犯法的十大证据时,周成龙副书记直接打断,说刑事案件再谈,直接谈赔偿问题。

这是本案最为严重的违法行为,因为刑事案件在前,赔偿问题在后,也就因为刑事案件才导致后面的结果。这是因果关系。这是极为重要的法律思维。

但,为何会出现这样错乱的逻辑行为?是对法律不懂吗?

显然不是!在上饶县政法委、公安局、司法局这些部门都是专业的司法机构之一,并且参与本次谈判也都是领导,不可能不懂这些基本常识,例如作为数学组的组长,连基本的“1+1”都不会,这是解释不通的!

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公安执法犯法的前提下,对叶兴水进行殴打致其死亡,这一个极为严重刑事案件,各部门为了保护着“自己人”,而故意掩盖问题的本质与核心。

说白了就是对内“官官相护”,对下极尽愚弄。

且,公安局政委和司法局的相关人员没有提出异议。更可笑的是,茶亭镇工业园区派出所所长占培清还说什么按照交通事故问题还不如民事赔偿,律师是骗子!

\

叶兴水的爱人看到尸体,几次昏厥

令人吐血!

谁是骗子?到底谁是骗子?

稍有思维的人都知道,他们这样做无非是将叶兴水的家人蒙骗之后,如此严重的案件在“民不追官不究”的情况下最终不了了之!

其实,本案最核心的不是赔偿问题,而是公安人员执法犯法,过失致人死亡和案发之后,各司法部门之间的丑陋的嘴脸和无耻、无德、无法、无底线的行为!

由此可见,江西上饶县依法行政的状况已经恶劣无以复加的程度!

这种行为的危害其实不仅仅是上饶,而是在全国范围。这件事阻碍我国依法治国的进程,引起民众对党和政府信任的动摇,影响我们党的执政地位!

但,我依然相信,在全国人民注视之下,正义只会来迟,但绝不缺席!

来源:华夏法制网

来源链接:http://www.hx110.com.cn/news/201910/5180.html